季培:当中医遇上运动医学

第11期 2015-12-15

本期介绍

  季培,上海体育医院运动损伤副主任医师,二十多年运动医学临床经验,曾先后在赛艇、皮划艇、帆船、帆板、滑水、棒球、击剑等一线运动队担任队医,并曾受邀担任中国国家赛艇队队医

嘉宾介绍

季培 副主任医师 所在医院:上海体育医院 擅长疾病:颈肩腰腿痛、软骨损伤、软组织损伤

  【问病.访谈】导语:季培,上海体育医院运动损伤副主任医师,二十多年运动医学临床经验,曾先后在赛艇、皮划艇、帆船、帆板、滑水、棒球、击剑等一线运动队担任队医,并曾受邀担任中国国家赛艇队队医。对人体运动生理、运动生物化学、运动医学有着深厚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为各类体育锻炼人群提供必要的专业运动指导咨询。擅长运用针灸、推拿、中药、物理治疗等方法诊治颈肩腰腿痛、软骨损伤、软组织损伤等疾病。
 
  采访笔记
 
  有一类医生,只有在杀机四伏,角逐惨烈的运动场边才能见到,他们冷眼旁观,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有险情,单刀直入,眉头都不皱一下。他们的名字是,队医。
 
  上海市体育医院中医科门诊主任季培,擅运动损伤,运动医疗康复。
 
  季培,大半生的身份便是队医,国家队,地方队,棒球队,划艇队,击剑队。他说,做队医要有三个素养,全面的医学知识,果断的处理能力,冷静的临场表现。在群情激动,山呼海啸的时刻,他往往都是个局外人,透过千百双眼前舞动的手臂,寻找到他关注着那个人的微妙表情。
 
  “运动医学,与我们正常生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你的生活方式改变了,网球,羽毛球,马拉松,游泳,中国突然进入一个运动大国,但常规医疗跟不上节奏了。”
 
  他的五针菱形刺法,成名已久,“对肌肉痉挛效果明显。”几年前,斯诺克上海赛,奥沙利文抵沪时受伤,辗转找到他,五针菱刺,连治五次痊愈,遂击败丁俊晖捧杯而归。“火箭”说,在上海,我遇到了福星。
 
  “运动员半月板受伤多,我研究出不做手术,靠玻璃酸钠五个疗程注射,配合康复训练,恢复常态,重回赛场。”去年世界杯击剑锦标赛,女子花剑冠军王晨夺魁后喜极而泣,“两处半月板损伤,已判运动生命死刑,我帮她重回赛场。”
 
  对话的时候,桌上放着剥开的橘皮,三五枚,硕大的,他说,爱自制陈皮,“剖三刀,晒一天,翻转,晒半月,密封储存,三五年后,就是陈皮了。”他用陈皮下茶,他爱喝熟普,“放进一瓣陈皮,绵中带香,补脾益肝,生津润肺,一种直钻进每处脏腑的享受。”
 
  一个研究运动医学的医者,对中医的情怀就如这一枚陈皮,越陈越香,一两陈皮一两金。“中医从来都是与时俱进,每个时代都应该有这个时代中医的集大成者,我们必须有所作为,不然,中医蒙羞,中华蒙羞。”
 
  阴差阳错
 
  季培是六零后,学生时代的他,坚定地相信着一条当年的观念:“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他的理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并且把华罗庚、陈景润等大数学家当作自己的偶像。
 
  哪知有一次,在《故事会》上看到的一个小故事,改变了他后来的轨迹,“讲的是一个古人,一根银针行天下”,季培一时钦佩不已。当时正值高考填报志愿,他脑中一热,填了“中医学院”。
 
  等到正式开始学习,他才发现:老师所讲的这些阴阳五行,切脉问诊,不都是应该被打倒的“封建迷信”吗?当时他心里认定,西方的逻辑思维才是科学,所以玄之又玄的中医,让他学起来十分痛苦。他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和自己的思维模式背道而驰的理论体系,于是打定主意,自己把西医课学好就行了,其他课只要不挂科就万事大吉。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五年,他去临床实习,看老师抄方,亲眼见了很多人被治好,这时,他一直以来对中医的偏见才有所动摇,可是这时候改变看法,已经晚了。转眼之间他已经毕业。
 
  1989年的中国,社会动荡,1990年毕业时经历了一番波折,季培找到了一份在体育局做运动队队医的工作,这时他开始接触了运动医学。他惊喜发现,这门运动学和医学交叉的学科,正是中医可以大有作为的领域。于是,他当了队医以后,就一边学运动医学,一边重新学起中医来。
 
  当年他在青浦区的市赛艇队做队医。有一天,一位运动员来找到他,这名运动员浑身发冷,内分泌紊乱,季培一看他的神态,知道是阳虚,也知道是背后的原因——在当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季培试着给队员辨证论治,开了温阳的中药,并且鼓励他坚持跑步。两个礼拜以后,该运动员明显好转了,说喝了中药以后,跑步都停不下来。
 
  季培查过文献,“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有一名研究员,发现补肾的中药,能促使小白鼠脑垂体颗粒细胞旺盛,进而促进促性腺激素分泌,加强睾酮分泌。我当时用的是六味地黄丸加减,文献里所说,正与那位运动员身体的实际状况相符合。我还发现,运动员的睾酮分泌,由于平时训练的大量消耗,是远远低于正常人的。
 
  自此以后,季培感觉中医奥妙无穷,他开始遍翻经典,把《黄帝内经》、《伤寒论》读了一遍又一遍,更是通读了明清很多医家的著作,尤对清代医家费伯雄最为推崇。
 
  季培随队在南汇异地训练的时候。附近有一个老太太与运动队熟识,季培发现,那段时间她总是在咳嗽,出于关心询问了几句。老太太说,自己咳了一个多月啦,一直去医院吊盐水都不好,不知道怎么办。季培听后来了兴趣,现学现卖,根据费伯雄书中说的,给她开了方。方中特别加了干姜,用以散内寒。
 
  本来开了五天的药,想试一下效果,结果三天全好了。老太太说:“怎么这么神奇呀?”
 
  由此,季培深感,中医只要辩证准确,真是立竿见影的。“所以,在理论上说,没有中医看不好的病。”
 
  1993年到1999年,季培在国家赛艇队工作,期间,他做过一个课题,用益气养血的中草药,提高运动员的血色素。并于2000年在《广州体育学院院报》上面发表了论文《益气养血中草药对女子赛艇运动员血色素的影响》,后来还写信与当时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校长严世芸探讨此事,严校长在回信中,提出了一个设想:中医要加快进入运动医学领域。
 
  课题研究所得的几张方子,以十全大补汤为底子,之后做成了成药,以丸药的形式给运动员服用。1998年9月份,中国赛艇队去德国科隆参加赛艇世界锦标赛,运动员中没有用一例兴奋剂,只吃一些富含维生素的营养膳食和中药。“我们男运动员的血色素平均16克,用大剂量兴奋剂也不过这个水平。”
 
  菱形针法
 
  季培坦言,“碰到事情一定要做好,否则睡不好觉”。他初入运动队时,他被一些经常发生的肌肉损伤所困扰。他听说北京体育学院有一位卢鼎厚教授,擅用长针刺解决肌肉痉挛。于是,季培试着给卢教授写信,半年后,他收到了回信。卢教授在信中详细说明了自己的针灸手法,和一些诀窍。自此,季培开始研究如何针刺治疗肌肉痉挛。
 
  “用卢教授的方式治疗了几次,效果非常好,但也发现了问题——针太长了,病人容易产生恐惧,不敢继续治疗。”他想起以前学过一种刺法“齐刺法”,从几个不同的方位刺入穴位,增加得气感。他觉得可行,就试着用两根针、三根针慢慢摸索,最后用五根针,创出了自己的“菱形针法”。也不再拘泥于穴位,哪里有痉挛,就扎哪里,效果比原来更好。
 
  2007年女足世界杯期间,阿根廷足协秘书长,有背部肌肉痉挛,已经两三年了,痛到每天要吃止痛片助眠。来中国之前,她听说中国的针灸很神奇,想要找针灸医生试试,后来组委会找到了季培,两次之后,她对季培说:“两年来,我第一次没有吃一粒止痛片能睡好觉,中医针灸太神奇!”
 
  2009年,斯诺克上海大师赛云集了各路球星,其中,“火箭”奥沙利文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但是右手的伤势成了他的隐患。这次来华时,意外伤势加重,不得不辗转救助于季培。“他得的是竖脊肌的痉挛,针灸两次以后,伤势就好了,后来又多针了三次。”最终,奥沙利文在八强战里淘汰了丁俊晖,并获得了那一届上海大师赛的冠军。他在五星体育的采访中说,这一次能拿冠军,是因为自己遇到了一位福星。季培在之后拒绝了五星体育的专题采访,深藏功与名。
 
  口述实录
 
  唐晔:在运动队做队医,需要一个中医医生有怎样的素养呢?
 
  季培:第一,要有综合素养。做队医,相当于保健医生,所以要花更多时间学习。我喜欢看文献,看看最新的研究到了什么程度,有什么新方法。第二,运动医学功底一定要扎实,头脑要清醒、冷静,尤其是在大赛的时候。畸形扭伤的紧急处理,打支持带固定等,都是很讲究的,要专门的手法才行。有很多方法,我都是跟日本、德国和俄罗斯同行学来的。
 
  一般来说,我的队员上场比赛,我心里会有底的。我知道他们什么状况,出什么问题。曾经拿过赛艇奥运会第二名的张秀云,当年有一次发生意外,我冲到码头,给她做了一个心电图,心脏两连绿,非常可怕,我用中药调养,才慢慢好起来。
 
  唐晔:您和运动员之间的关系如何?
 
  季培:关系都非常好。我一直认为,一个医生要看好病,必须要跟病人做朋友。只要成了朋友,我的建议,病人就更容易配合。病人和医生其实是战友,我们的任务是团结起来把病治好。现在有很多运动员的孩子都来找我看病。
 
  唐晔:运动医学领域,其实在实际生活中很普遍。
 
  季培:是的。比如说用啤酒瓶进行网球肘的康复训练,是我二十多年前从前苏联医生那里学到的了。有一位律师,患网球肘两年了,一个月为了比赛要打三次封闭,很痛苦。后来托朋友找到我。我说,打不打封闭无所谓,我给你针灸几次,一样有效果。但是,为什么会反复出现这个问题呢?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背身肌肉痉挛。就算不打球的时候,肌肉还是处于紧张状态,收缩着,内部的血管被压迫,供血不良,就产生炎症了。针灸解决痉挛,立竿见影,没有副作用。但是,总是痉挛最根本的问题是,力量不足。接下来还是要进行力量训练。后来他用我的方法,果然康复了。
 
  唐晔:针灸之后要如何做康复运动?
 
  季培:一般来说,有痉挛的人,肌肉力量是比较差的,以后要做好肌肉力量的锻炼。如果是肌张力训练的话,最好不要做动力性训练,仰卧起坐等,对他不一定有好处。而要做静力性训练,比如平板支撑。我有一个训练计划,效果比平板支撑还要好一些。其实,不用例举五六种方法给病人选择,只要规定好了,病人按照规定去做就可以。
 
  唐晔:腰椎间盘突出症要如何治疗?
 
  季培:刺夹脊穴,特别灵。但这样只解决了损伤修复,根本问题是脊柱力量不足,或者力量不平衡,这就要进行力量训练。我专门设计了针对腰腹损伤病人的康复力量训练的计划。在提高体能方面,最好的方法就是经常锻炼。锻炼没什么固定的方法,每个人选择适合自己的就好。我选择的是慢跑,每个礼拜两三次,每次六到八公里。我的踝关节受过伤,现在都锻炼好了。如果喜欢集体运动,就打网球,羽毛球,都是很好的锻炼方式。
 
  唐晔:你是治愈半月板损伤的高手,说说这方面的体会?
 
  季培:从我的经验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半月板损伤是不需要手术的。切除了以后,我们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半月板实际上是一个关节的缓冲地带,是一个很小,但非常精妙,作用极大的组织。如果有撕裂那是需要手术,但是其他损伤一般可以修复。传统的办法是用玻璃酸钠注射液,但效果不佳。
 
  2003年,我参加了一个运动医学的学术交流会,听了一位美国学者做的研究,他的治疗周期长达半年,玻璃酸钠注射液要打三到五个疗程,每个疗程五周。再配合力量训练,可以达到修复半月板的效果。我由此受到启发,总结了一套方法。其中尤其是力量训练特别重要,到什么时候,可以练什么,我会亲自指导。从小强度的静力性训练开始,每天增加,多点多角度训练。有效果了,再加一些慢蹲、平衡力训练和动态力量训练。三到五个疗程就恢复了。国家女子花剑运动员王晨,两个膝关节的半月板都有问题,经过治疗,完全康复,2014年拿了世界杯击剑锦标赛女子花剑冠军。
 
  唐晔:你觉得中医是什么?
 
  季培:中医是民族立足的根本。如果把中医丢了,我们对不起祖先——祖先非常伟大,建立了这样一个医学体系,留下了如此丰富、宝贵的遗产。
 
  中医在历史上从来就不是孤立、封闭的,一直在汲取每一个时期最先进的哲学思想,科学研究,一直在发展。《黄帝内经》用了阴阳五行的哲学,张仲景用了六经辨证。金元四大家,脾胃论,滋阴论等,都结合了那个时代最先进的思想。
 
  祖先为什么伟大?因为他们在不断思考,让中医往前进。如果今天我们只知道抱残守缺,拿古人的东西来用,不发展新东西,我们会让中医蒙羞。
 
  (采访/唐晔)

医生访谈

闵伟福:掌握病人不同体质攻克小儿哮喘

医院探营

医院◎探营走进:北京海军总医院
武松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