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首页>养生>为“疯狂”辩护

为“疯狂”辩护

2014-11-21|来源:养生资讯|查看原文>
说起枸杞,人们一般都是会想到它的好处 疯狂到处都是:脸书、推特还有视频网站上,新闻、书、电影和音乐上,我们的语言、互相的眼神甚至我们的血液中。以至于在“meme”“ cray cray”(网络用语)已经成为包罗万象的短语。 无论你想称呼它为精神疾病,或心理失常疾病,或大脑疾病,或大脑障碍,还是精神残疾,发生在我的家人和连续几代人身上。,我们不知道该叫它——另一个国家精神疾病认知周的前夕(10月11日),告诉我们,我们正处于心理健康运动的一个关键时刻。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对精神疾病打破沉默,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人类大脑的奥秘,我们发现新的方法来预防和治疗大脑紊乱,我们加强对这一复杂现象的理解,从而我们的公众话语得到发展。这些天我们把这个词“疯狂”运用于很多流行文化和日常休闲的谈话中。我认为这是一种表达我们对于不知如何控制或理解的事情是多么的不知所措。 狂的并不总是也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疯狂的有时是最好的。就像你曾经有一个“疯了一样好的”甜点或性?或像杰克逊·波洛克和弗里达•卡罗艺术杰作中的疯狂的表达形式,或已故的罗宾·威廉姆斯让生命闪光的创造力。 我和我的出版商为我的新书起题目,《疯狂的人有福了:打破精神疾病、家庭和教堂的沉默》,我知道“疯狂”这个词语会是题目的一部分。必须是。毕竟,这是我生命的故事,以及它触及到的几乎每一个轮廓边缘的精神疾病,就像一株顽固的野花生长在人行道上破碎的边缘。 标题并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疯狂”这个词与精神疾病有关,加剧了与精神疾病有关的已经显著的耻辱。我了解。我也会,我们迫切需要挑战和改变这个“词语”与精神疾病相关的污名。你看,根据奈美(精神疾病国际联盟),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在他/她的一生将亲身体验某种形式的精神疾病。一项新的调查表明,基督教牧师亦未能幸免(尽管实际上很少谈论它)。疯狂,在很多方面,是很常见……是常见的,事实上,当我们使用这个词的本身的时候。 我的父亲大部分的成年生活一直生活在双相情感障碍中,没有治疗,这戏剧性地影响到他最小的孩子,也就是我。每当我说到他的时候,我都会谈到这对于我来讲是怎样疯狂的生活。 我大哥被诊断出和父亲一样的大脑疾病,这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弟弟有很疯狂的慢性自杀意念和自杀尝试,我们拼命让他活下来。 我的表弟有多重的精神疾病,他还杀害了一个女人,最后被判了死刑。在美国,通过处死一个精神病人来表示杀人是有罪的,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是多么的疯狂。 当我谈论我自己的灵性旅程,上帝是如何出现在我的梦想,在古老的大教堂隐窝,在劳动的苦痛中,在丛林的树顶,和神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我的感觉是怎么的疯狂。 疯狂不是一个坏的词语。疯狂的人并不坏。 所以我重新改造在公共话语中的“疯狂”,作为一种除去精神疾病污名化的方法。我站在许多人的肩膀上,这些人把词语重新目的化,让已经失去力量的人重新振作。同性恋者的人权活动中,酷儿这个词语重新改造了,我们从这里面学得这种策略。 如果你话24小时仅仅听你周围所有的对话,很可能会弹出“疯狂”这个词。也许我们只是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生活变得多疯狂。如果我们最后承认,疯狂不是夸张,而是我们生活中很真实的一部分,那会怎么样? 在这本书的标题中,我同时使用了“疯狂”这个词与“幸福”这个词。这对我来自耶稣自己的话。这话记录在福音书中,耶稣,这个解放者宣扬他最深刻的登山宝训和选择为精神匮乏者,以及受迫害和温柔的人给予祝福。而社会认为这样的人是被边缘化和无价值的,耶稣认为他们是上帝的家庭核心,是无价的。 我说疯狂的人有福了,借耶稣的话来祝福所有知道生活在精神疾病中是怎么样的人。 为那些因为精神疾病而被污名的人祝福,为那些活在大脑疾病的人祝福。为看到愿景的你们祝福。为那些因为没有接受精神健康护理而坐牢的人祝福。为那些爱他们的人祝福。 不用道歉,从我内心深处,我宣称疯狂的人有福,我们应该被称为神的儿女。

用户评论(4)